90后海归小伙回乡种萝卜,土人参变为黄金液,誓要让世界尝尝中国味

2021-11-23 10:45
来源: 荆楚网

冬日,喝上一碗浓香四溢的萝卜汤让武汉人的整个冬天都是暖的,如果能吃上一口软糯的脉地湾萝卜则成了很多老武汉人过冬的标配。黄陂,长轩岭街七湾村的脉地湾,十亩萝卜地是脉地湾萝卜的根源所在,此前,由于产量小,养与深闺,鲜少被人所知。其实早在2013年之前,脉地湾萝卜已经扩大了种植面积,如今已经成为了长轩岭街的一项支柱产业。

从大隐于市到规模种植,91年的海归小伙陶亮没少费心思,他放弃了海外的高薪工作,回乡子承父业,一心一意扑在了萝卜地里,“我想要告诉全世界,武汉不止黄鹤楼、热干面,还有热腾腾的萝卜汤。”11月18日,极目新闻记者来到位于长轩岭街徐冲村的脉地湾萝卜生产基地,见到了正在浇水的陶亮。

萝卜情结在少年心中生了根

据黄陂县志记载,脉地湾萝卜从明朝开始被列为皇室贡品,味香脆,水分、糖分较其他萝卜充足。民间传说明孝宗朱佑樘身体有恙,兴王朱佑杬进献了有“土人参”之称的脉地湾萝卜,皇帝食用后身体大好,后来,脉地湾萝卜也成为了宫廷贡品。

藏在民间的贡品,丰富陶亮的儿时生活,“我小时候最爱的就是喝上一碗奶奶煨的萝卜汤,那鲜美的滋味让我至今难忘。”虽然去过国外留学,但是在陶亮的骨子里始终认为自己是农民的孩子。“我的老家就是黄陂区长轩岭街黄土园村。”陶亮对极目新闻记者说道,脉地湾萝卜在他的眼中曾是一种日常的蔬菜,“由于家乡离原产地近,时常可以吃到。”

可是就是这最日常的蔬菜,进了城,却成为了宝贝。由于父亲陶茂文从事农业种植生产,在15岁的那一年,他带着陶亮参加了武汉市农博会,这一次的经历让陶亮对于脉地湾萝卜有了新地认识。“我记得当时带着一些农产品进入到会场展销,而脉地湾萝卜最为紧俏,不少爹爹婆婆特意坐公交车来买。”陶亮回忆着那时的场景,老武汉人对于脉地湾萝卜地珍视超出了他地想象,“那时候的萝卜都是按照个数来卖,即使价格并不便宜,但是购买的食客仍然络绎不绝。”

从那时起,父亲陶茂文也将目光瞄准了脉地湾萝卜进行产业发展,2013年,他利用脉地湾的萝卜种子进行规划化种植,面积达到1000亩。

父子携手为深山珍宝寻新家

作为国家农产品地理标志,脉地湾萝卜不论外形和口味,都和一般萝卜差别较大,从外形上看,其个头约拳头般大小,长得溜圆,颜色为象牙白。可是这个萝卜中的贵族在2013年之前产量很少,原来七湾村的脉地湾是黄陂中部低矮山区中的一个自然村湾,它左靠云雾山和龙王尖,右依院基寺水库,小山岗前后包绕,形如一个被挤扁的小盆地,由于农业种植地有限,想要就地扩大生产根本不可能。

规模化种植的前提是如何能够找到和脉地湾相似的种植环境,2013年,陶亮一边准备着出国事项,一边跟随着父亲开始在黄陂区辖区内寻找和七房湾相似的种植地,父子二人总结出想要种植出优质的脉地湾萝卜,地理位置必须满足背靠高山,旁有溪水,土质疏松并含有石英砂,可是满足这样“苛刻”条件的种植地并不多,“我那时和父亲跑遍了黄陂有山有水的村落,终于经过寻找,选定徐冲村、绿林村、双河村为种植地,这三处村落在气候、土质和水质都与七房湾极为相似。”陶亮告诉极目新闻记者,种植地严格筛选保证了脉地湾这个品牌不掺水。

有了理想的种植地,那如何保证脉地湾萝卜的品种纯正?首先得从种子着手,七房湾的脉地湾萝卜成为了唯一的种源地,“这里的萝卜有着400年的历史,由于村民并没有形成大规模种植,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减少品种杂交的可能性。”陶亮介绍说。

所有的辛苦都将换来丰收的喜悦,就在2013年年底,脉地湾萝卜异地培种成功时,陶亮也收到了来自加拿大康科迪亚大学的录取通知,他背上行囊前往异国求学。

学成归来子承父业接棒种萝卜

千里之外的陶亮正在努力适应着环境,而陶茂文却面临着脉地湾萝卜推广过程中的瓶颈。单纯地扩大种植面积并没有让走出村湾的小萝卜成为香饽饽,“当年的销售局面和我们的预想截然不同。”陶茂文对极目新闻记者说道,“萝卜种出来后,就进驻武商超市,价格最高时可以买到九元/斤。”可是高价销售背后是对产品外形要求的高门槛,“随着时代的发展,武汉中心城区的蔬菜销售模式已经发生了改变,从以前菜市场堆着卖到现在的蔬菜超市摆着卖,而且青年群体也更加容易被蔬菜的品相所吸引。”陶茂文介绍说,由于对市场的错误预估,导致了萝卜耗损极大。原来,扩大种植后,当时脉地湾萝卜的栽培技术还仅限于当地农民的个人经验,一般是比较随意地把种子往地里一撒完事,再加上肥、水管理不到位,种出的萝卜大小不一,“长相”各有美丑。

品相不好的萝卜不能作为商品上市,其中很大一部分只能用来喂猪或干脆丢弃。从2013年到2015年期间,陶茂文的脉地湾萝卜销售处于亏损的状态,种植面积也缩减到300亩,2016年,他找到了“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张雪清教授,从萝卜的种子、种植方面进行优化。

父亲埋头为脉地湾萝卜寻找出路,而陶亮此时也学有所成,“我2018年在国外的大学毕业,已经进入到一家公司实习。”陶亮介绍说,按照此前的规划,他会留在国外安家立业,“可是,从父亲的电话中,我感觉到他的萝卜产业发展并不顺利,再三考虑,就决定放弃舒适的生活回来帮家里一把。”

另辟蹊径研发新品提高附加值

长轩岭街的徐冲村,萝卜地绿油油,甚是好看。陶亮带着极目新闻记者来到了地里,用手将萝卜缨子提起,雪白的萝卜破土而出,“你看,脉地湾的萝卜生吃,甜的很。”说着,他徒手剥去萝卜皮,一口咬了下去,丰盈的汁水四溢。田埂旁,一颗颗的脉地湾萝卜堆成了小山,它们将经过一轮挑选后,发挥自身优势,品相好的将进入到超市,品相较差的也大有用途。

原来,陶亮回国后花了半年的时间摸清楚了脉地湾萝卜在市场竞争力方面的优劣势,“脉地湾萝卜不耐存放,但是一些劣质萝卜种回土地后可以继续生长。”陶亮在种植萝卜的过程中发现了这一特性,决定在此基础上大做文章。

萝卜长老后不宜食用,但是萝卜籽却有着大用途,原来张雪清教授此前已经成功研发出了萝卜籽油,“我当时就在想,按照这个思路,品相不好的脉地湾的萝卜籽是否也能榨成油。”陶亮将自己的想法与张雪清教授进行了沟通,二人一拍即合,脉地湾萝卜籽油实验成功。

“我们的萝卜籽油刚开始推向市场时,由于售价过高,也遭遇了滑铁卢。”陶亮对极目新闻记者介绍说,起初每斤的售价超过了80元,却鲜少有人购买,为了控制成本,降低售价,他开始将眼光瞄准了调和油,“研发过程中,我们选取了几十种的油类进行实验,终于成功研制出萝卜籽调和油,产品终于被市场认可。”这不,今年的中秋节三天假期内,萝卜籽调和油的销售达到近4万斤。

接下来,陶亮还将推出速冻脉地湾萝卜汤等产品,他对于小萝卜做成大产业十分有信心,“等疫情过去了,我就想着看能否联系国外的销售商,通过将脉地湾萝卜进行保鲜冷藏的方式,走出国门,让世界尝尝中国的味道。”